中国叉车网 - 提供全的叉车招商供求信息服务 !

商业资讯: 综合新闻 | 企业动态 | 国际动态 | 配件新闻 | 维修和保养 | 叉车标准 | 叉车技术 | 叉车安全 | 物流术语 | 展会新闻

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商业资讯 > 企业动态 > “叉车模式”破与立:员工持股基金池待破题

“叉车模式”破与立:员工持股基金池待破题

信息来源:fooioo.com  时间:2014-04-02  浏览次数:1463

    3月13日,安徽省属企业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座谈会在合肥召开,包括叉车集团在内的6家安徽省大型国有企业在会上作了交流发言。盛传“一企业,一模式”的安徽国资改革中,叉车模式又将为地方国企改革带来怎样的创新与增量,坊间曾流传多个版本。

    与此同时,叉车集团旗下安徽合力[0.00% 资金 研报](600761.SH)股价连日大涨。“被外界定性为重大利好的混合所有制改革在实际操作中还需要填上不少待解的空白。冷静客观地看,国企改革成功的可能性不足一半,可能只有40%多。” 安徽合力董事会秘书张孟青在接受了21世纪经济报道专访时表示,虽然具体方案未定,但国资转让股份的可能性应该比增发要大。

    技术层面设计待完善

    安徽叉车集团旗下安徽合力股份有限公司始建于1958年,1993年公司全面进行股份制改造,并于1996年在上海证券交易所公开上市。该集团拥有目前我国规模最大、产业链条最完整、综合实力和经济效益最好的工业车辆研发、制造与出口基地,同时也是现阶段我国叉车行业唯一的一家上市公司。

    谈及广受热议的混合所有制,叉车集团方面表示,国企改革引入其他的资本成分进入到原来百分之百国有持股企业的这一过程,就是混合所有制改革的过程。而这种改革更多是落在把国资从竞争性行业退出来作为改革的主要方向,也就是国资变成现金的过程。“若按这样理解,国资从竞争性行业完全或部分退出,能够激活企业能量,让它发挥得更好。如果不能达到这个目标,这样的国企改革就失去了意义。”

    张孟青直言,在制度设计方面,究竟是国资全面退出还是引入合作伙伴,是分担责任还是变卖资产,是定额增发还是转让股份,这些问号都是在结构设计时必须给出答案的问题。“在混合所有制中,国企退出的程度是部分还是全部,部分的话又达到什么程度?还有是否要求国资控股、相对控股,还是不控股等问题,到目前为止都还是不确定的。”

    “如果我们的混合制经营参照国外的操作方式,即选择不转让股份而是以通过增发的方式来引入资本,使得原有资本稀释从而降低国资的持有比例。但这种方式也让总资本盘子被扩大,从而也让国资方面获益的能力随之降低。因此这个角度考虑,国资转让股份的可能性应该还是比引入资本大一些。” 张孟青表示。

    作为实体市场与资本市场双重平台交易的大型国资集团,国资的出让与交易势必牵涉到这部分资本的估值与定价。价高或将致使洽购者寡淡,价低似乎又会被质疑国有资产流失之嫌,风险管控可谓微妙无比。

    张分析称,对于那些有亏损负债的国企,其混合所有制改革中就很难不让人联想到是普通股民、员工去背负质量不高资产的风险。毕竟,大多普通投资者是没有权利和专业知识去参与价值评估的, 如果存在定价猫腻或恶意炒作安徽的国企改制,参与改制持股的投资者损害就很大。“怎么设计结构推动改革,其实难度是非常大的。涉及每个股权参与者的利益分配与权衡的困难度会远远大于改革想法。”

    酝酿员工持股基金池模式

    在安徽国资改革的多个探索模式中,管理层股权激励与基层员工持股这两大内部利益重新分配的方向被反复提及。

    然而,如今在江浙沪皖等华东省份的国资龙头企业中,上市募资者众多,在波动频繁、作价复杂的背景下,如何平稳公允地推行员工持股交易就成为了改革者的又一大难题。

    一直希望尝试员工持股的叉车集团对其中艰难颇有体会。“机会面前人人平等,每个员工都有持股的权利,面对的定价也都一样。但实际的情况并不如此简单,不是每个员工都拿得出钱来购买股份,其实就有一道隐形的门槛在那边。” 张孟青表示,“像叉车集团这样有着广大基层工人劳动力的企业,在做员工持股是要考虑这些群体能不能拿出钱。”

    目前安徽叉车集团是由四个层次41个企事业单位组成,而其中几乎每个子公司都是由大量的制造业基层工人承担主要工作。这些工人与销售部门人员、企业管理层的数量相比明显庞大得多,收入水平也存在一定差距。

    张孟青给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简单算了一笔账:“如今集团的总值按照资产大约是40亿,而如果按照合力整体市值的操作方法来定价,以股价市值70亿、拿出30%股份给混合所有制来计算,就要有21亿元的股份内部申购持股。目前合力集团大约有员工共一万人,这就意味着平均每个员工如果要持股就得拿21万出来,这让底下基层员工怎么拿出来。”

    另一员工持股的实际困难则是,若按照有限员工持股方式操作,在员工持股资格方面的准绳设定就大大考验着管理层的智慧,稍不留意就可能凭空引发新的矛盾。在执行上待琢磨审定的具体条目林林总总、细之又细。此前就曾有企业在员工持股的方案中遭遇退休员工不愿退股,新晋员工无法入股的尴尬境地。

    “正所谓‘不患寡而患不均’,怎么设计股权结构是个大课题。如果大家都知道这个个人持股是甜果子,就都会去争抢。那么管理层和基层员工的分配比例、技术人员与制造工人的分配名额都可能引发矛盾。” 张孟青指出。

    面对审定价格、平衡名额等多方面的考虑,叉车集团似乎找到了一个平衡左右的折中之选。叉车方面正考虑对员工持股不直接持有定额增发或转让的股权,而是让员工们把持股的金钱都放到一个基金池里。只要保证基金池的流动性相对健康稳定,这个资金的自由自主进出就安全无虞。

    “基金的申买和赎回中,这部分股权在混合制经营中是不用动的,这样既相对保持股权的稳定,也让员工在持股买卖相对更为自由。基金可通过股权运作或持有的其他方式来扩大基金份额或扩大基金收入。通过基金份额,退出和进出都按照基金份额的净资产计算,不用和每个人谈价格,以基金净资产作为每个人份额的价格。这样随时随地了解基金价格多少。大家有了公正的定价方法,就比较简单,也不至于多了一股还要去改变工商登记。”

    张孟青进一步指出,这样的结构有着较多的优势,除了解决上万人持有股份的同时不会对公司交易造成波动以外,还可进一步形成产业基金。更重要的是,此举还可通过基金分红解决员工收入以及员工与企业共同成长等诸多问题。

 

 

 

 

    ——本信息真实性未经中国叉车网证实,仅供您参考